第三章 目標

作者:棠鴻羽 | 發布時間:2018-03-11 00:51 |字數:7314

    夜間戌時三刻,中書令府邸。

    馬丕祥坐在自家的書房之中,表情陰冷,在其面前還站著一位黑衣蒙面人,身材瘦弱,分不清是男是女。

    “蘇揚竟然回來了,這還真是讓我沒有想到,而且景王府和瑯琊山貌似關系匪淺,但不知這景王爺與御風閣主到底是什么關系,實在讓人費解。”馬丕祥一臉的不開心。

    御風閣自八年前強勢崛起,稱霸大齊,聲名在外,儼然成為修行界領袖。

    而御風閣主卻極為神秘,沒有能見其真容者。只是天下盛傳,御風閣主為人毒辣,修為高深莫測,之所以無人得見,卻是見者早已是地界亡魂。

    蒙面人此時開口了,聲音如黃鸝輕啼,娓娓動聽,儼然是一個女子無疑:“中書令大人,根據我的調查,這御風閣主或許是跟景王爺的長子蘇揚有關。”

    “哦?何以見得,那蘇揚現如今只是一個廢物,一臉的頹廢之相,如何會跟御風閣扯上關系?”馬丕祥詫異的說道。

    “這御風閣主雖然神秘,但中書令大人可知,蘇揚回來之后,去了何處?”女蒙面人冷聲說道。????“蘇揚能去哪兒?”馬丕祥倒真是不清楚。

    景王府高手如云,他雖早有意探知一番,但卻無人可以來去自如。所以這么多年,他對景王府的情況,也與旁人一般,只知表面。

    “今天傍晚時分,蘇揚坐著轎子出了城門。根據路線,許是瑯琊山,他才剛剛回來,自然不可能又離開,那瑯琊山就是他唯一的去處了。由此可以推斷,景王府與御風閣的關系,實在不一般。”女蒙面人繼續說道。

    “蘇揚現如今已經不足為慮,原本他外出不在,僥幸能夠活命,但他此刻回來,可是自動送上門來的。但我現在沒功夫搭理他,明天貨車就會出發,以你納界境的修為,出入景王府應該不成問題,你借機殺了蘇揚之子。”馬丕祥陰聲冷笑。

    “明天的貨物很重要,不容有失,我會加派人手,所以此事只有你能做。”

    女蒙面人此刻微微蹙眉,好奇的問道:“景王和蘇揚明明是父子,為何他們的姓氏不同?”

    馬丕祥聞聽此言,眉頭一皺,說道:“這在鄴城倒不是什么秘密,景王高墨與當今陛下并不是親兄弟,而是年輕時候戰功赫赫,先帝賜姓封王。景王被賜姓之前,本就姓蘇,而還有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則是蘇揚幼年因為邪道斷魂宮作亂,意外丟失。”

    “景王尋覓不得,最后似乎被一名隱士撿到,抱回深山,撫養長大,更傳授其一身的非凡本領。也因為蘇揚是被他撿來的,不知姓名,所以取名蘇揚,與他同姓。”

    蘇揚修煉有成,師父蘇北辰突然失蹤不見,了無音訊。先后師兄、師姐闖蕩修行界,獨留下蘇揚一人,終于還是在一個月后,也跟著下山尋親。

    從而才有了‘御訣’問世,皇室比武招親抱得美公主,與父相認等一系列的事情。

    這些細節,馬丕祥也是不清楚的,當然,他也沒興趣知道。

    女蒙面人點點頭,即刻轉身一步踏上屋頂,轉眼消失無蹤。

    ......

    翌日清晨,卯時左右,天空才剛微微亮,夜色依然籠罩著大地,不過相信很快,黑暗就會被光明覆蓋。

    中書令府邸的后門處,此刻木門被推開,馬臺費帶著幾個隨從走了出來。

    他身后一人大概三十多歲,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衫,腰懸長劍,面容冷厲。

    他便是中書令馬家的門客,修者朱彥,在馬家他的地位很高,甚至可以和馬丕祥平起平坐。

    只因他實力很強,又是正值壯年的納界境下品高手,據說還是修行界中某個門派出身,早年間行走江湖,后來被馬丕祥招攬,成為門客。

    他已經在馬家待了兩三年了,就連馬臺費見到他,也得恭恭敬敬的稱呼彥叔。

    有下人見到他們出來,立刻走過來行禮:“見過公子,朱管事。”

    馬臺費點點頭,斜眼瞧了瞧他們,淡淡的說道:“商隊的人都在這里?”

    “都在這里了。”有下人回答。

    “那就出發吧。”

    “喏。”

    喏也可稱諾,必愼唯諾者唯喏也,大多出現在朝堂上,或是為官人上,下屬會稱喏。別的很多國度已經開始不再這么稱呼,而在修行界,則覺得這般答應,顯得太過文縐縐,都是簡單的稱是。

    在他們浩浩蕩蕩出離城門之后,城墻之上卻有幾雙眼睛,在注視著他們。

    朦朧的夜色下,蘇揚的雙眸好似發出綠光,潔白的牙齒微微顯露,發出了一聲低不可聞的冷笑。

    他的身后站著百里登封和兩名瑯琊衛,此時前者揉了揉腦袋,道:“哥,我們什么時候動手?”

    “不急,等走出瑯琊山范圍,到達城外的高土坡。沒想到領隊的人是馬臺費,雖然我跟他沒什么過分的恩怨,但誰讓他生錯了人家,為避免后患,自當趕盡殺絕。”

    蘇揚瞇縫起眼睛,抿嘴輕笑:“馬臺費這個人,我會親自出手,就拿他鍛煉一下我這生銹的身體吧。”

    馬臺費可不知道,他此刻已經被蘇揚盯上了,原本父親讓他親自押送貨物出城,他還百般拒絕,這么勞累的活兒,他怎么能做呢。

    不過坐在馬車上,好吃好喝伺候著,身邊一左一右還抱著嬌嫩的小丫鬟,馬臺費透過車簾看著沿途的風景,心情卻是一片大好,這不就好像游玩一般,簡直毫無壓力。

    更何況身邊還有著朱彥這么一個納界境的高手保護,根本是高枕無憂,說不定路上還能搶個美艷的小娘子,換個口味,想一想真是美不勝收。

    正想著這些,前方忽然出現了約有上百名的盜匪,各個手持刀劍,堵在道路中間。

    商隊剛剛下了高土坡,天色已經漸漸明亮起來,前方這么多人,自然立即被注意到。

    不過是一愣神的功夫,上百名盜匪已經分散開來,占據高土坡有利點,團團圍住了商隊。

    有一名貌似管事的下人,兩鬢泛白,年紀大約四十多歲,趕緊遞過去一錠金子,拱拱手道:“諸位英雄,還請讓行。”

    為首一人身披破布麻衣,嘴角兩撇山羊胡,顯得不倫不類,皮膚雖然不甚細嫩,但看年紀應該不大。雙眼炯炯有神,兩撇胡子好像貼上去的一般,隨時風一吹就會掉下來。

    他皺皺眉頭,瞧了一眼那錠金子,道:“才一百兩,這么少?你打發要飯的呢!”

    免費小說,無彈窗小說網,txt下載,請記住螞蟻閱讀網www.qtnafv.tw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塵脈無彈窗廣告,塵脈txt下載,塵脈

北京单场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