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強硬

作者:棠鴻羽 | 發布時間:2018-03-11 00:51 |字數:7226

    “這......”這名管事的一時啞口無言,此地才剛剛出離鄴城,本不可能有盜匪。但既然倒霉遇見了,他也想能夠息事寧人,花點錢也就過去了,沒想到這些人獅子大開口,一百兩金子還嫌少?

    “一百兩已經不少了,更何況這是金子,奉勸你們還是拿了錢走人的好。”

    “狗屁!這里是老子的地盤,規矩老子說了算,我說少就是少,小的們給我搜!”怪模怪樣的盜匪頭子,吹胡子瞪眼,險些把胡子吹沒了,趕緊故作咳嗽,又用手按了按。

    后方馬車里的馬臺費露著一個腦袋,正自觀望著,尤為不耐煩,區區小事兒,這么久擺平不了。

    聞聽得那盜匪頭子,這么狂妄,不由眼中露出了一抹怒容來。頓時冷哼一聲,高喝道:“讓他們搜!”

    前面那管事的扭頭看了一眼馬臺費,慌忙了跑了過來,湊近他小聲說道:“公子,不可啊,我們押送的貨物,都是黃金,要是被這些盜匪瞧見,豈不都要搶了去,此事更是無法善了了。”

    “那......那就不讓搜唄。”馬臺費也是一時氣急,這些黃金可是來路不明,要是在他手里出了意外,父親定然會剝了他的皮。

    再加上原本父親就喜愛大哥,平常胡作非為也就算了,像這樣的大事要是出了差錯,馬臺費簡直不敢想象那種后果。????不過好在大哥已經死了,自己是家里的獨苗,相信父親不會要了自己的命,但單是懲罰也是受不了。

    “統領,我們搜不搜?”盜匪頭子身后有一人,小聲的問道。

    “廢話,當然搜了,干嘛不搜。”很明顯,這盜匪頭子就是百里登封了,他不住伸手摁著嘴角的胡子,呲牙咧嘴,感到很是不適。

    “我看你們大車小車這么多,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少說也值個幾千兩吧?我也不是貪得無厭之輩,這過路費你們就隨隨便便拿個一千兩吧。”百里登封一邊揮手讓手下人去清點貨物,一邊無所謂的說道。

    一聽這話,馬臺費可忍不住了,跳下馬車,伸手指著百里登封的鼻子,怒喝道:“你們這根本就是在故意找茬!知不知道老子誰,這貨物又是誰的,誰給你們的膽子!”

    管事的心中暗叫不好,自家公子太過魯莽了,竟然跟盜匪硬頂!

    他以前也干過商隊的管事,自然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他們無非就是要錢罷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花點錢買個平安,也是好的。

    但這些盜匪的確太過分了,根本是獅子大開口,也不怕撐破了肚子。

    麻煩已經無法避免,再加上這可是中書令大人的商隊,管事的心中也有思量,就算撕破臉皮,己方也不會吃虧。

    不過中書令派遣商隊押送黃金的事情,可不能走漏風聲,不然可就要大禍臨頭了。也怪這馬臺費是紈绔子弟,非要跟盜匪硬著干,為了不暴露黃金,也只能殺光這些盜匪了。

    百里登封的目的,本來就是找麻煩的,此時聽馬臺費這么一說,頓時冷笑道:“小兔崽子找死,敢在老子面前大呼小叫,今天你們不僅貨要留下,人也得留下!”

    “我可是中書......”馬臺費還要再說,管事的趕緊捂住了他的口,心說你真是個白癡啊,你爹有你這么個兒子,真是家門不幸。

    “咋的,這大冷天的,你還能中暑不成,你以為你裝病人,我就會放過你嗎!”百里登封冷哼道。

    此刻朱彥策馬走出商隊,沖著百里登封隨意的拱拱手,道:“與人方便,與己方便,我勸諸位還是拿了一百兩讓行吧,否則刀劍無眼,到時可沒有后悔藥吃。”

    見到朱彥,馬臺費底氣更足了,斜眼瞧著剛才那名管事,道:“看到沒有,彥叔這才是高手風范,我們又不是那些小商隊,來往還要對盜匪恭恭敬敬。他們有規矩,我們也有規矩,一味認慫,他們更會蹬鼻子上臉,都給我學著點。”

    朱彥對于馬臺費的馬屁似乎很是受用,一臉的傲然之色,眼前這些區區小毛賊,他根本沒有放在眼里。

    但就在此時,對面一個聲音冷冷的傳來:“說得好啊,刀劍本來就無眼,待會兒臨死前,希望你能買到后悔藥。”

    百里登封背后兩柄青鋒出鞘,劍氣縱橫,眼中閃爍著冷芒,內息外放,散發驚天寒氣,一身氣勢狂暴無比。

    見此一幕,朱彥頓時暗叫不好。這盜匪中間竟還有這等高手,看對方的內息程度,恐怕最低也是納界境下品的境界,甚至還猶有過之!

    同為納界境,朱彥不敢言說內息濃度超過對方,一瞬間,朱彥的底氣可不像方才那般足了。

    “這位......”

    他連忙要說點什么,但話未說完,對面百里登封便直接手持雙劍,厲喝一聲,腳下傳出爆炸聲響,身形瞬間暴射而出!

    一劍落下,氣勢無雙,隨著百里登封每一步踏出,內息都會變強一分,五米遠的距離,眨眼及至。在一劍臨身時,朱彥心中只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根本擋不住!

    心念至此,朱彥倉皇的身影一躍而出,跳開馬背,差之毫厘間,其身下戰馬卻是正中百里登封一劍,劍氣相互撕扯,濺起漫天血雨。

    “天武境!”朱彥狼狽的跌倒在地,扭頭看向百里登封,面露驚駭。

    “哼。”百里登封卻是不發一言,再度欺身而上,內息剛猛霸道。

    朱彥驚恐之余,下意識的想要后退,跟百里登封拉開距離。但見此刻,百里登封眼中忽然露出了一抹殺機,速度更是暴漲,雙劍下移,穿過朱彥的胯下,由下至上,沖天而起,直接將朱彥劈成了兩半!

    一瞬間血雨灑落,馬臺費等人都呆愣在了那里,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朱彥可是馬家最強的門客,結果就這么輕易的死了?就這么簡單的被人一劍劈死了?

    百里登封直接一揮手,一眾瑯琊軍假扮的盜匪立刻圍了上來,目露兇光。

    馬臺費心中恐懼,雙腿打顫,連忙疾呼:“諸位英雄且慢動手,我爹是當朝中書令,你們不能殺我!”

    身邊管事的恨不得堵住馬臺費的嘴,都這個時候了,還提什么中書令,既然對方已經殺了人,要是再得知己方是朝廷命官,恐怕為了不被問罪,更要趕盡殺絕了。

    “哼,我殺的就是中書令的人。”伴隨著這個聲音,一個身影越過瑯琊軍,站在了馬臺費面前。

    后者瞧見此人面貌,滿臉呆滯,繼而好像才反應過來一樣,口中大喊:“蘇揚!怎么會是你?!”

    (新書需要大佬們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薦票,感謝大家!)

    免費小說,無彈窗小說網,txt下載,請記住螞蟻閱讀網www.qtnafv.tw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塵脈無彈窗廣告,塵脈txt下載,塵脈

北京单场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