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狠辣

作者:棠鴻羽 | 發布時間:2018-03-11 00:51 |字數:7488

    馬臺費驚異不定,他可不是傻子,稍微一想就能明白過來:“你怎么會在這里,難道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馬公子真是聰明啊,這都被你看出來了。”蘇揚瞇縫著眼睛,輕聲說道。

    馬臺費從蘇揚的話語中,聽出了滿滿的侮辱之意,這讓他惱羞成怒,湊近蘇揚,惡狠狠的低聲說道:“你少得意,勾結盜匪攔路劫車,你身為景王府大公子,此事要是被陛下知道了,你覺得你的下場會是什么樣子?”

    “這就不勞煩馬公子擔心了。”蘇揚隨意的說道。

    “哼,你我還真是冤家路窄,最近的事情不說,十年之前,公主招親,我大哥本能奪冠。若不是你突然出現,他也不會身受重傷,不久后,又聽聞你和公主大婚,郁積而死!”

    蘇揚斜眼撇著近在咫尺的馬臺費,說道:“你若不說,我至今都不知道,原來你大哥心理承受能力這么小。”

    “哼,之前你修為登天,乃是少年才俊,可是你現在一身經脈盡廢,手無縛雞之力。你還敢在我面前出言不遜,侮辱我大哥,信不信我現在就揍你。”馬臺費怒瞪著雙眸,拳頭緊握。

    蘇揚撇嘴一笑:“只可惜,你以前沒這個本事,現在依然如此。”????“你是不是這些年病糊涂了,你迎娶了當朝唯一的公主,圣上愛屋及烏,維護著你。但那都是以前,現在的你,圣上已經不聞不問,我若是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你。相信也沒人知道怎么回事,都以為是你自己病死的。”

    蘇揚表情顯得很無奈:“我什么時候病死,還輪不到你操心,而且你真的以為能殺得了我?”

    馬臺費發出冷笑:“你現在一點修為都沒有,別說是我了,就算是一個小孩兒,也能推倒你,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以你我現在的距離,我要殺你易如反掌。”

    “相信如果我劫持了你,這些盜匪也不敢輕舉妄動,他們無非是要錢而已,老子最不缺的就是錢。你本可以不露面,讓他們殺了我,但很明顯,你沒有這個腦子,這可是你自己給了我翻盤的機會。”

    馬臺費喋喋不休,竟然在蘇揚身上找起優越感來了。

    這馬臺費還不算是個白癡。蘇揚可是故意站在他面前的,就是要給他出手的機會。

    蘇揚一直在尋找著修復經脈,恢復修為的方法,這十年里,他遍尋大齊,終于找到了御訣下卷。

    他之前修煉的只是御訣殘破的上卷,可饒是如此,他依然站在了巔峰。想要重獲修為,完整的御訣自然必不可少,但經脈破損,內息無法儲存,就算得到了完整的御訣,也只能煉骨,很難回到巔峰時期。

    但他不會放棄,他一定可以找到恢復經脈所需的部物品。

    馬臺費幾乎在話音剛落的時候,就突然出手,他雖然只有骨武境二品的境界,但自認為蘇揚只是個廢物,一拳就可將其撂倒。

    蘇揚已經十年沒有跟人真正對戰過,自然也不敢大意,即刻閃身避讓。但身形動作太慢,還是被馬臺費一拳擦到肩膀,好像被一塊巨石撞到一般,整個身體一震,完偏離了方向。

    百里登封見此,慌忙就要上去幫忙,但蘇揚勉強站穩身體,抬手制止他的行動,臉色一時間煞白。

    馬臺費注意到,頓時冷笑起來:“蘇揚,這可是你自己找死,你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見到蘇揚果然是個廢物,馬臺費心里得意極了,完忘記了要劫持蘇揚的目的。心里想的是讓蘇揚當眾丟臉,自己耍威風的一面。

    說時遲那時快,馬臺費的第二輪攻擊已然緊隨而至,骨武境二品的力一擊,砸在墻壁上,也能留下深深的痕跡,要是砸在人身上,骨折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了。

    拳頭揮舞著,不斷攻向蘇揚,后者盡力的閃避,冷汗掛在額頭上,貌似身體已經吃不消。

    他在四年前找到了御訣下卷,半年之后開始修煉,時至今日,也僅僅達到骨武一品的境界。都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修行者,好在蘇揚還記著以往鼎盛時期的作戰經驗,他一邊閃躲,一邊觀察著馬臺費每一次的出拳。

    片刻功夫,他突然笑了,提前閃身避開馬臺費的一拳,立刻跟他拉開距離。

    “蘇揚,你就只知道躲嗎,有能耐硬接我一拳試試!”馬臺費覺得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自己竟然打不到蘇揚,打不到一個廢物?

    “那就如你所愿,放馬過來吧。”蘇揚負手而立,略微有些氣喘,但還是故作淡定的說道。

    “哼!”馬臺費冷哼一聲,單手一揚,骨骼咔吧作響,衣衫盡裂,露出爆炸般的手臂。

    他將所有的力量都傾注于右手臂之上,完是打算一擊殺死蘇揚,根本沒有留手的意思。

    口中狂吼著,邁步上前,驚天一拳,聲勢浩大,直襲蘇揚面門!

    商隊的管事,和一眾下人皆是目露驚恐,他們一開始雖然不認得蘇揚是誰,但從他們的對話中,也能明白過來。雖然不清楚堂堂景王府大公子勾結盜匪劫車的目的,但他要是死在自家公子手上,這可絕不是一件小事。

    箭在弦上,他們無力阻止,只能暗嘆中書令一家要跟景王府徹底對立了。

    咔!

    砰!

    一聲脆響連著一聲悶響,整個畫面都靜止了。蘇揚站在原地面無表情,此刻正低著腦袋,看向地面。

    再瞧馬臺費整個人都趴在地上,左腿呈詭異的形狀扭曲著,一動不動。

    “這......!”管事的等人紛紛瞪大眼睛,完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靜,無比的寂靜!

    他們心中不由猜測,難道是自家公子不小心摔倒了?

    站在旁邊的百里登封撇嘴一笑,馬臺費身的力量都匯聚在手臂之上,下盤極為不穩。蘇揚正是看到了這點,出其不意,盡力一腳踢出,直接踹斷了馬臺費的左腿。

    這才是真正的一擊必殺!

    馬臺費趴在地上,好像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呆愣了片刻,才感受到腿部的疼痛,立即撕心裂肺的慘嚎起來!

    蘇揚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商隊眾人,毫無感情的說道:“一個不留。”

    冰冷的寒意瞬間襲至身,商隊的人面對瑯琊軍根本沒有反抗之力,簡直就是一面倒的屠殺。

    管事的渾身發抖,看著面前慘烈的一幕,心中驚駭,瞧向旁邊一臉淡定的蘇揚。好像人命在他眼前,根本不值一提,此人行事狠辣,絕不是良善之輩。

    他真的只是一個經脈盡毀的廢物嗎?

    管事的帶著這個疑問,徹底了閉上了眼睛。整個高土坡彌漫著濃重的血腥之氣,相隔十里也能嗅到。

    免費小說,無彈窗小說網,txt下載,請記住螞蟻閱讀網www.qtnafv.tw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塵脈無彈窗廣告,塵脈txt下載,塵脈

北京单场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