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羅秘府

作者:棠鴻羽 | 發布時間:2018-03-11 00:51 |字數:7360

    五年前的這一天,御風山莊之中,蘇揚正觀賞著,柳長河與百里登封的切磋。

    百里登封也是爭強好勝之輩,尤其是從君無悔那里學得了控制體內煞氣的方法。他更是無所畏懼,不怕自己突然發狂,戰斗之余,幾乎招招用盡力。

    二人赤手空拳對打,不用兵刃,內息如風暴般席卷。面對百里登封的強勢進攻,饒是柳長河也有些手忙腳亂。

    不過百里登封容易沖動,柳長河也完拿捏得了其出招的章法。總是出其不意,讓得登封吃虧,繼而滿臉嘲笑,惹得登封大惱。

    “你個死女人,別欺人太甚!”百里登封惱羞成怒。

    “你再叫我死女人,可別怪我下手不留情面了。”柳長河面容俊美,被說成女人也無可厚非。但他可受不了別人這么叫他,這也是登封,若是旁人,他早就殺了對方了。

    “就叫,就叫,死女人,死女人!”百里登封不斷扮鬼臉,偏要挑戰柳長河的忍耐極限。

    柳長河也是惱怒,吼道:“你這個臭小子,不教訓你一下,我看你是不長記性!”????看到真的把柳長河惹急了,百里登封瞬間慫了,慌忙跑到蘇揚的身后,尋求庇護。

    “你給我出來,剛才的膽子跑哪去了?”柳長河氣急敗壞。

    “略略略,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就不出來,有本事你過來啊。”百里登封得意非凡。

    “你......!”柳長河有氣無處撒,手直哆嗦。

    “行了,行了,你們別鬧了。”蘇揚無奈的搖搖頭。

    恰在此時,一名瑯琊軍侍衛,快步跑來,抱拳稟報道:“閣主,門外有人來訪,說是天羅秘府的,要見閣主。”

    “天羅秘府?”蘇揚眉頭緊皺,他倒是從空聞和尚口中,聽說過一次。據說在修行界很有威望,無人敢惹,只不過他們找自己做什么?

    “讓他們進來。”

    “是。”侍衛快步離開,不多時,兩名身披黑色斗篷,神神秘秘的人,被帶著走了過來。

    蘇揚坐在椅子上,好奇的打量著他們,說道:“無事不登三寶殿,天羅秘府找我所為何事?”

    “您就是御風閣主吧。”兩名神秘人,其中一位發出了聲音,不過卻不男不女,音調怪異。

    他們都戴著銀色面具,只露出一雙眼睛。如此打扮,又利用內息改變嗓音,實在不得不讓人謹慎,加好奇。

    “這一年時間里,我們一直在調查你。經過不斷的審核與確定,最終才定下決論,冒昧到訪御風閣。”他們這般說道。

    “調查我?”蘇揚眉頭緊皺,這是一件讓任何人都不悅的事情。

    百里登封此刻跳了出來,怒言道:“看你們這一身怪異的打扮,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想來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們莫不是誰派來刺殺我哥的吧?!”

    他較為沖動的性格,可不敢讓蘇揚受到一丁點威脅,哪怕只是一個猜測,也不容放過。當即邁步上前,揮掌便打。

    掌風凌厲,惹得周邊空氣刺啦作響,地面塵土飛揚。一掌之威,驚天動地,百里登封幾乎用出了八成內息,完沒打算留活口。

    蘇揚剛要阻止,已然來不及。但卻見得那兩位斗篷人,站在原地,一絲不動,好像根本反應不過來一樣。

    原本將是血濺當場的結局,萬沒想到,其中一位斗篷人。突然揮掌迎擊,強強碰撞,內息不斷外散。院子中栽種的樹木,枝葉飛舞,氣場擠壓,若是普通人靠的近了,許會被完撕裂,絕無生還可能。

    柳長河反應敏捷,立刻站在蘇揚身前,替他擋住風波。迎面的風勢,吹動他的面龐,不由得讓其大驚失色!

    百里登封與斗篷人雙掌對立,內息匯于一點,不斷撕扯。扭曲的空間,讓得其冷汗滴落,呲牙咧嘴,似乎難以承受。

    恰在此刻,斗篷人忽然收手,原本碰撞的內息,發出巨響。百里登封滿臉驚恐,揮臂遮擋,接連后退好幾步,才勉強站穩。

    體內氣血翻涌,內息險些控制不住。好在柳長河在其背后,運功幫其壓制,才沒有讓得登封受傷。

    “年輕人修為不弱,但切記不要沖動,控制自己的情緒。免得對上惹不起的人,反傷己身。”斗篷人提醒他道。

    百里登封一臉的慌亂,好像不敢相信。而柳長河也是神色凝重,這兩個神秘人,修為境界超乎想象,恐怕就算是自己對上,也討不到好處。

    “我們并無惡意,只是邀請貴閣主,移駕前往天羅秘府一趟。”

    蘇揚眉頭緊皺,這二人自己看不出深淺,若是他們強來,恐怕單憑長河、登封他們,根本擋不住。而且這天羅秘府名聲在外,應該不會做出什么事情。

    “好,我可以跟你們去。”

    “天羅秘府地點隱秘,所以只能你一人前往,而且還要被蒙上眼睛。”斗篷人又說道。

    “喂,你們不要欺人太甚啊,我們必須跟閣主一起去!”百里登封仍然不忿。

    蘇揚擺了擺手,說道:“無礙,就我自己一個人去好了,你們告知月兒一聲,我很快就會回來。”

    “可是......”柳長河與登封滿是擔憂之色。

    “一天時間,我們就會返回,到時閣主必定安然無恙,完好如初。”斗篷人凝視長河二人,沉聲說道。

    “出發吧。”蘇揚點點頭,不讓長河他們再說。

    出離瑯琊山,蘇揚坐上了馬車,同兩位斗篷人一起,漸漸遠去。在馬車上,蘇揚被蒙上了眼睛,這讓他看不到自己是往哪個方向,哪個地點前進。

    馬車顛簸,蘇揚表情凝重,側耳傾聽周圍的動靜。他修為失,已然是個普通人,要讓他聽聲辯位,可沒那么容易。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蘇揚一直不甘心,曾苦練除去御訣外的其他技能。聽聲辯位,和超強的感知,他已經練習了三年,但卻還只是剛剛入門而已。

    他只能大概的分辨,自己行走在一片樹林之間,道路崎嶇,充滿了泥濘。這種地方,又是剛剛出離瑯琊山,想必也只有鄴城往南,十幾里外的那片柳樹林了。

    蘇揚剛剛發現了一些方位和端倪,突然察覺馬車晃動了一下,又聽到駿馬的嘶律聲,好像停了下來。正自疑惑間,又感覺到馬車外進來一個人,拉住了自己的手臂,緩緩的扶住自己下了馬車。

    “不會這么快就到了吧,為何停下了?”蘇揚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說不上是危險還是什么,只能出言試探。

    免費小說,無彈窗小說網,txt下載,請記住螞蟻閱讀網www.qtnafv.tw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塵脈無彈窗廣告,塵脈txt下載,塵脈

北京单场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