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殺你只需一劍

作者:棠鴻羽 | 發布時間:2019-06-26 15:24 |字數:3688

    看著那消失在冥獄里的兩個人,蘇揚面色嚴肅。

    他微微低下腦袋,思忖片刻,想要找出匹配那聲音的人。

    驀然間,他睜大了眼睛。

    紀丹萱!

    沒錯,他終于想到,那個聲音為何這么熟悉了。

    因為那分明是紀丹萱的聲音啊。

    他在冥獄里被關了太久,本該立即便能聽出來,卻是反應慢了這么多。

    然而這并不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他太了解紀丹萱了,雖然紀丹萱已經在極短的時間里邁入了神臺境界,但跟凈心真人相比,還是差距太大了。

    哪怕以紀丹萱的妖孽天賦,能夠越境挑戰,可只要她沒有邁入滄海境界,面對凈心真人她就如一個小孩子一般,不可能有抵抗的能力。

    而且,就算是初入滄海境界,也斷然不可能殺得了凈心真人。

    蘇揚凝重的看向那石壁上蔓延的冰晶,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空冥峰下。

    一老一少,一男一女,執劍對峙。

    凈心真人微微瞇縫著眼睛,說道:“在當今世上,沒有哪個年輕人敢對我出劍。你的劍勢霸道,劍意凌厲,又出自北魏,想必你就是那北魏年輕修行者里的領頭羊,大衍門的紀丹萱吧。”

    若是以前,紀丹萱自然不會有什么廢話。

    因為她是當之無愧的北魏少年修行者第一人。

    然而現在,或許已經不是了。

    所以紀丹萱便沒有理由再承擔這份贊譽。

    “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蘇揚的實力便與我相當,甚至現在應該已經超過了我,哪怕我不愿意承認。但他終究不是北魏出身,我對此也沒什么好說的,只是在北魏中,同輩里面,我也并非最強。”

    凈心真人大感意外,說道:“是我孤陋寡聞了,在北魏之中,還有哪位少年天才,居然會比你更強?”

    紀丹萱說道:“他已經出現在三界山,說不定也已經與你們然若宗的人交手。”

    凈心真人若有所思的朝著某個方向望了一眼,在那里他能夠感知到什么。

    “無妄長老正在跟某個人糾纏,想必那便是你所言之人了,但他不可能會是無妄長老的對手。”

    凈心真人又看向空冥峰附近的某一座山上,眉頭緊蹙,說道:“我倒是對那位姑娘有些好奇,年紀輕輕便邁入滄海境界的人可是極少的,而在三界山里,我居然看到了兩個人,而且還都是敵人,實在有意思。”

    紀丹萱神情漸肅,她也朝著那個方向看去。

    “只可惜,她碰到的人是申屠,縱然是我,也沒有絕對的信心能夠輕易戰勝申屠,所以,她也注定會失敗。”

    凈心真人重新看向紀丹萱,笑道:“你跟他們相比,的確算是弱很多,但你比他們都更年輕一些。而且我能夠看得出來,你身具聚靈之體,假以時日,你必能超越他們。同樣可惜的是,在你準備對我出劍的時候,你便永遠也沒有機會了,因為你現

    在就會死。”

    紀丹萱蹙眉說道:“我看不透你的修為,也知道我不可能打得過你,而我也從未想過要打敗你。”

    凈心真人沉默了片刻,說道:“你比我想象的要更有意思,修行之人要做的便是不斷殺死比自己更厲害的人,沒有什么修行比實戰更為迅捷。當然,這種修行方式的難度也會更大,你的眼光不行,因為你選擇錯了對手。而你的眼光也很好,因為你選擇對我出劍,這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紀丹萱淡漠的說道:“我很不明白,你們然若宗已經是大周王朝最強的宗門,縱使在大魏,恐怕如今連天書閣都比不過你們。而像你們這樣的宗門,又為何針對蘇揚?”

    凈心真人說道:“或許你并不了解,我同樣也很不明白,蘇揚他何德何能,會讓你們這么多人不顧生死來救他?他是從我大周逃到你們大魏的,我早該解決他,但因為朝堂上的諸多事情,還有江湖上的動亂,都需要我然若宗出面解決,所以才一直沒有時間解決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本來便與你們無關,而我也從未想過要殺死蘇揚,如果你們選擇撤走,興許事情還有轉機,畢竟同為北朝人,我們共同的敵人是南朝,沒必要因一件小事而自相殘殺。”

    凈心真人看著空冥峰臨近數座山上的戰斗,沉聲說道:“你們來得大多都是一些年輕人,說明北魏那些宗派并非多么情愿出手。莫說溫老,只是方還真和道衍上人那兩個老家伙親自前來,都會給我然若宗造成不小的創傷。

    雖然最終贏家依舊會是我然若宗,但更能證明,你們北魏不想要與大周開戰,卻又放任你們這些年輕人出來,這一點,實在讓我感到很疑惑。”

    紀丹萱說道:“大魏的確不想與大周開戰,但你們囚禁蘇揚,總是需要理由的。如果只是因為蘇揚曾經犯下的罪過,那也不應該由你們然若宗出手,你們然若宗若是想要凌駕于朝堂之上,便是大逆不道,沒有人會愿意看著你們這樣亂來、

    因為不管你們成功與否,對整個天下而言都是一場劫難,會有越來越多的江湖人跟你們做同樣的事情。如此一來,朝堂勢必要與江湖有一戰,我北朝的力量會大幅度削弱,一旦南朝人發起進攻,北朝便沒有了足夠的力量抵御。”

    凈心真人笑道:“或許你說的有些道理,但話語權總是掌握在最強大的人手中,對我來說,你便是弱者,弱者便不應該有反駁的能力,甚至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但如果你能加入我然若宗,或許我可以給你一條生路,更會親自收你為真傳弟子,然若宗的修行資源任你無限使用。”

    紀丹萱冷聲道:“的確是很大的誘惑,但我拒絕。”

    凈心真人表情漸冷,說道:“你果然跟那蘇揚一樣,都是冥頑不靈之輩,既然你執意尋死,那我便成全你!”

    ......

    后山險峰。

    無妄長老握著水云尺的右手微微顫抖,他的臉色很難看。

    對面。

    張之羽手執輕雪劍,他表現的很輕松,但是他胸口的衣衫已經破裂,嘴角也滲出了一絲血跡。

    “我確實有些小看你了,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無妄長老上前一步,

    水云尺夾裹著雨霧朝著張之羽席卷過去。

    空氣里的濕意令得張之羽的衣衫都被浸透。

    脈之域界!

    無妄長老起了必殺的念頭。

    他不再有絲毫藏私。

    雖然以他目前的境界,還不能完整的施展出來脈之域界,但在他想來,對付同境界的張之羽,應當是綽綽有余了。

    脈之域界只有達到問神第五境才能夠徹底掌握,而滄海境界只是初步領悟脈之域界的玄妙。

    無妄長老自然有理由相信,區區一個年輕人,縱然天賦妖孽,也斷然不可能領悟得了脈之域界。

    此乃滄海境界以上強者才能夠領悟的一門神通。

    唯有滄海上境強者才可以施展得出來。

    但無妄長老卻以滄海初境的修為展現了脈之域界,這本身便是一件極不尋常的事情。

    脈之域界是很恐怖的,但也并非無敵。

    敵人一旦陷入脈之域界內,便會如同螻蟻,而施展脈之域界的人則就是這片天地,或者說,是脈之域界里的大道。

    螻蟻如何抗衡大道?

    然而,如果被困脈之域界的人修為要遠遠高過那施展之人,結果自然也會有很大的不同。

    就算是在同境界內,也有強弱之分,但率先施展出脈之域界的人,無疑會占據有利位置。

    脈之域界不是隨意便能施展出來的,不論是在哪一個境界,只要不超過第五境,脈之域界都只能施展一次。

    原因有兩種。

    脈之域界的形成需要匪夷所思的靈息,第五境以下修行者,全身靈息耗盡,也只夠施展一次而已。

    當然了,在滄海境界與第五境之間,不同境界所施展出來的脈之域界,威力和堅固程度都是不同的。

    沒有人會一開始便施展出脈之域界,除非是有著絕對的必殺信心。

    否則一旦沒有成功殺死對手,靈息枯竭的情況下,死的就會是自己。

    而在第五境以上,自身所擁有的靈息足夠施展出兩次以上。

    但仍舊沒有人會這么做,因為若是一次不能殺死對手,那么無論再施展出多少次都是沒用的,而只是在無謂浪費自己的靈息罷了。

    此刻,無妄長老選擇施展出脈之域界,足以說明,他已經緊張了。

    更何況是在沒有完全領悟脈之域界的情況下施展出來,其本身便是存在缺陷的,無妄長老必然也明白這一點,但他還是做出了這種決定。

    眼前的畫面發生了改變。

    張之羽漠然的看著眨眼間從險峰頂上,出現在暴雨傾盆的世界里,他竟是出奇的淡定。

    無妄長老的身影在張之羽的眼睛里變得無比高大,就好似天與地一般,根本不可能抗衡。

    “在屬于我的世界里,你必死無疑。”

    無妄長老盯著張之羽,獰笑道。

    而張之羽掏了掏耳朵,冷笑道:“殺你只需一劍。”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塵脈無彈窗廣告,塵脈txt下載,塵脈

北京单场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