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冰魔在世

作者:紫衣居士 | 發布時間:2019-06-17 13:01 |字數:2522

    冷凌鵬手捏拳印,森寒冰晶在其中閃耀,內勁炸裂,將玲瓏擊出的月蝕打散,不過自身也是受到一股暗勁沖擊,青紫的肌膚仿佛被一股無形的氣刃切割,露出一條淺淺的血痕,痛入骨髓。

    他武功不及玲瓏,但仰仗所披披風玄妙,倒也能抵擋下來,但眼見項央瞬殺邵儀,卻是淡定不起來,心內惴惴不安。

    “邵儀槍法過人,武功與我相差仿佛,或者還要更強上一線,居然如此輕易就被玲瓏的幫手所擊殺,對方厲害非常,若是他出手,恐怕不出三五招,我也要命喪黃泉了。”

    人之武功戰力,往往并非恒定,而是隨著狀態的好壞而起伏,如氣勢如虹,眾志在我時,往往發揮出自身十二分功力,戰力大漲。

    而一旦心內有所掛礙,神思不定,武功便難以發揮完全,往往戰敗被殺。

    冷凌鵬此時就陷入這個怪圈,武功不及玲瓏,仰仗披風之能僅維持不敗,然而身旁有一個虎視眈眈的敵人,心存顧忌畏懼,落敗被殺只是早晚的事。

    更絕望的事,他看不到一絲一毫逃脫的希望,除了死戰,別無生路。

    “吼。”

    此時,被冰魔大氣功的氣勁封鎖的熊王卻是突然掙脫冰層,身上的寒冰浮現陣陣裂紋,隨即咔嚓咔嚓的抖落在地,蕩起灰塵,仰天咆哮,人立而起以示威風。

    熊王黑亮的小眼睛滿是兇煞,鼻翼抽動,嘴巴當中粘液漿白,巨大的熊掌朝著挺立不動,正凝神觀戰的項央就是一拍。

    動物的直覺遠勝人類,因此,場上死了的人不說,熊王直接將目光對準對他威脅最大的人,消滅對方,就沒人能對它產生威脅了。

    熊王本就力大無窮,再加上剛剛被邵儀刺傷,兇性更甚,熊掌利爪如鋼刀,如巨山壓下,抽空空氣,勢如排山倒海。

    “天助我冷凌鵬,就是現在。”

    冷凌鵬本來已經絕望,不過熊王的這一出手,卻是讓他喜出望外,恨不能抱住熊王滿是熊毛的小腿狠狠親上一口,絕路中的一線生機為他敞開。

    熊王不通武道,但異種難得,巨力無匹,血氣沖霄,它這一掌拍下,絕不次于當世任何一個絕頂高手的掌力,先天中人想要接下,難上加難,上策便是閃避。

    而只要借著那個恐怖的男人躲閃時機,拼著重傷,他爆發出手,逼退玲瓏,再飛身而走,說不定就能闖出一條生路。

    他的想法很美好,但現實很殘酷。

    項央確實如他所料的躲閃了,但他以重傷為代價爆發的實力,卻并未打退玲瓏,反而使得自己傷上加傷,最后莫名其妙的死在玲瓏的手上。

    而遠處避過熊掌一擊的項央卻是將整個過程看在眼里,心中訝然,對于玲瓏的武功頗為好奇。

    當他運起捕風捉影的身法閃避熊王從天而降的巨掌時,冷凌鵬右足獨立,腳尖點起,如陀螺般的旋轉數圈,身后的血紅披風被一道勁風托舉,將冷凌鵬的上半身纏繞,只留出兩條手臂空隙。

    冷凌鵬隨即飛身而上,奮起神力,在短短瞬間,打出三套武學,而后又融合歸一。

    一門拳法走剛勁,拳力滔滔,一門掌法走柔勁,寒中帶柔,一門指法調和剛柔,使得森寒的氣勁趨于圓融。

    三者合一,竟然罕見的形成一道巨大無比的手印,朝著玲瓏狠狠的蓋去。

    這一掌的威力,更在熊王從天而降的巨掌之下,威力已經攀升至足以比擬七大限之破海的威力,還是手持卻邪神刀使出,十分強橫。

    而使出這一招的冷凌鵬顯然也并不好受,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

    只見他瞬間噴出一口鮮血,周身骨骼脆響,要是沒有身上披著的血紅披風塑形卸掉反噬之力,怕是直接被這股強橫的力催成肉泥,骨骼盡碎而死。

    “這是殘缺版本的冰魔在世,卻有可取之處。”

    項央心中一動,腦海中劃過對于這一招的了解。

    冰魔一脈的根本武學就是冰魔大氣功,普通的弟子修行,嫡脈的弟子也修行,不過內容有所差別罷了。

    而此脈的至高魔功,則是比擬東極大學嶺無上神功冰天劫的冰魔在世。

    以拳,掌,指,爪,腿為根基,輔以核心的冰魔大氣功加以融合,成功打出冰魔在世一招,斬殺證道不在話下。

    不過正如冰天劫的高難度,冰魔在世同樣不是好修行的。

    以冷凌鵬的根基,資質,修為,也未曾練成這殘缺閹割版本的冰魔在世,要不是他有血紅披風,只怕還未打出這一招,便被無匹的反噬之力活生生震死。

    一招打出,冷凌鵬還來不及高興,少女玲瓏便雙手合攏,自手心中央激射出一條月白色色灼熱氣芒,一擊洞穿這道威力無匹的手印,使得內中的寒氣盡皆消散無蹤,且余勢不減的將冷凌鵬洞穿,將之斃殺,連血紅披風也不能阻擋。

    冷凌鵬的死,不但他自己沒有想到,就是項央也頗為訝異。

    這一手,其威力項央也不得不暫避鋒芒。

    “此女自言在群英蒼穹錄中排列第三十三位,次于敗在我手上的楚滄瀾,的確有些能耐,她練得究竟是什么武功?地魔一脈我了解實在不多。

    至于剛剛那種手段,似乎是將體內的真氣與天地間的月屬靈氣以及火靈氣按照特殊的比例分配,造成極致的洞穿力。”

    項央心中費解,不過也不敢小覷這個女人,至少他目下硬接這一擊,也許不會死,重傷卻絕對跑不了。

    何況看玲瓏的樣子,似乎除了消耗大一些,并非什么禁忌的手段,沒有多少副作用,這就不是冷凌鵬的冰魔在世能比的。

    而玲瓏嬌顏冷肅,明眸凝冰,似乎對于自己方才的表現很不滿意,更好像在懊悔在項央面前泄了底。

    這個女人極端的自負,驕傲,眼高于頂,日常懟項央簡直是家常便飯。

    然而,剛剛她的表現卻始終不如意,看起來似乎沒有項央動手干凈利落,傷了自尊。

    “熊王,既然你不老實,非要攪事情,今天就扒了你的熊皮,拆了你的熊骨,剖出你的熊心,看看究竟是不是異種難得。”

    玲瓏冷聲冷語,似乎要將所有的不滿發泄在熊王身上,令的項央都有些不寒而栗,看著熊王滿是憐憫。

    不過倒也是有些期待,這巨熊如此難得,渾身是寶,他和玲瓏正好分潤一番,各自提升。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武俠之神級捕快無彈窗廣告,武俠之神級捕快txt下載,武俠之神級捕快

北京单场竞彩